©wall | Powered by LOFTER

【降新】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前篇】

※文笔渣尽量不OOC

※大概粗长

※字数有点多,分上下【其实是懒得一次性打那么多字

※路人主角【我爱路人视角

※下篇请走→传送门


——“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




  与我同事已有五年之久的水野良子在一个一如既往的早晨,突然把刚来不久,屁股还没坐热的我拉到一边。她双手压着我的肩,一股异样的氛围不知不觉充斥在空气中。我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乖巧的黑卷发女子有过如此认真的表情,就认为发生了很重大且不容开玩笑的事情,便也与她一同严肃起来。

  “你觉得...新来的那个...怎么样?”

  “诶?”

  我愣了一下,随即抛去不断在心头游荡的疑惑,回想良子所指的前几天刚刚到位的小年青。

  小年青是名叫工藤新一的帅哥。听说之前还被称为什么“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总之花头衔一大堆,偏偏警察厅的小女生就吃这一套,人刚到位那一天就嚷着要倒追,完全无视我们这帮敬业厚实的好男人。

  我以为良子也是对那个小年青感兴趣,便有些不自在——我是喜欢着良子的。从初次见面起便有了好感,后来有几次与她合作便加深了印象,深入了解后就深深地迷上了。我并不知道良子是什么意思,我不敢去问,跟我交情深的好哥们替我去试探了几回,不知道是不是好哥们的表达方式有问题还是良子本来就对我没感觉,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便对这感情的开始没了底,与良子也勉强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我本以为自己的长情始终会让她觉察出什么,可这时突然插进的小年青就像程咬金,轻而易举地夺得了我绞尽脑汁都得不到的她的关注。说实话,我不高兴,但也不能凭一己之见去诋毁他人,工藤新一完成任务可以是说是神速又完美的,我也只能略带不爽地回答:“很好啊,完成任务很熟稔。”

  良子听到我的回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更加严肃地问我:“那...你觉得,上司和那个新来的...相处怎样?”

  “什么怎样?”我开始疑惑良子的目的,难道是工藤犯了什么错?不会吧?我看他挺机灵的啊。

  “哎呀,就是...你觉着他俩之间是不是有点啥?”

  有、有点啥?

  我尽量顺着良子的意思回忆起她所指的事。我们的上司是叫做降谷零的业界精英,是警察厅万年不变的结婚第一人选,虽然小年青的到来动摇了他的最帅榜首的位置,但依旧是警察厅小女生们的男神。毕竟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还能够控制自己的好男人真的是十分难得,更何况还有他的案件完成度给他的几近完美的印象锦上添花。

  我感觉我这个不会做饭只会泡面的好友简直是给他丢脸。

  不过我是真的看不出来上司和小年青之间有良子说的啥啥,在我看来上司只是对新来的能手热烈欢迎罢了。于是我摇摇头,良子眼神变得意味深长,又问了一次,我还是摇摇头,心中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不识时务了?

  良子一脸沉重地拍拍我的肩,说:“多注意一下周围吧,别老像个宅男一头闷。”

  ——我怎么成宅男了?

 “诶,我是宅男?”无辜被暗恋的女神定义为宅男的我百思不得其解,终于在午休的时候抽空找了与我关系较好的同事,被我问到的森水听见这句话先是不紧不慢地点点头,然后打算把手边的饮料一口闷。

  “那个......上司和工藤君的秘密是什么啊?”

  “噗——”森水猛地将还没来得及吞下的饮料给喷了出来,幸好我们坐的是角落,不然又得是一番赔礼道歉,“你还不知道?”

  我对于她的惊讶不甚在意,反正我都被暗恋的人定义为宅男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打击我的吗?于是我虚心求教地点点头,她粗粗地摸了一下嘴,像是要为了一场口水大战而做准备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有些神经质地环顾四周,确保这是角落不会被他人听到后,我看见她露出了与良子如出一辙的表情。

  “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

  “哈?”

  “你不觉得上司对他太过热情了吗?”

  “那不是正常的吗?”

  “那也太热烈了!”森水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惹得旁人停下聊天纷纷看向我们这一桌,森水尴尬地摆手说没事没事,有只苍蝇,顺利糊弄过去后,她转头小声对我说:“我跟你说,我们本来是看着没什么的,但是后来太过瞎眼了,就开始挖八卦,结果一挖就出不来了。”

  我没有在意森水话里的‘我们’是指谁,其实想想也知道是指谁。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森水喝了一口饮料,问我确定要听吗?为了能与良子有共同话题我当然得听,还得是竖起耳朵听。

  我倒要看看她们挖出了什么大秘密。


  TBC.

热度: 53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53)

/乱七八糟的仓库
/不会开车会打卡
/放飞自我和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