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基本主角厨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
2017-03-25

【快新】花

※旧草稿略修改

※路人视角

※刀刀刀。发了那么多糖发刀装一下小清新

※文笔渣尽量不OOC

※有借鉴and灵感来自丁立梅《蔷薇几处花》

※写得肩膀疼【暗搓搓求抱抱】




——“那朵花是我的心脏。”






  每每经过那家花店的时候我都会驻足远远地去望着那橱窗里肆意盛开的鲜艳花儿,它对于我来说是神秘的,也是充满着梦幻的地方。

  我喜欢那家花店。

  它伫立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犹如爱丽丝梦游仙境前必须打开的大门一样。我相信我就是那个爱丽丝,这扇门由我打开。

  店主是一个略消瘦,个子偏高,但是依然有玉树临风的气质的中年男子,很容易想象出他年华正好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每天的下午三点总会在店门口搭一个外棚,坐在舒适的郁金香椅上翻看着不知道多少遍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听着夏日的蝉鸣,受着轻轻的凉风吹拂,度过一个在我眼里是惬意的下午。

  他的花店并没有我想象的不景气,反而是十分红火。我经常看见打扮时髦的青春少女捧着一束花,嬉笑着从花店里出来,还不时回头和店主说着下次再来的话。

  对花店的好奇驱使我趁着他某次下午在看书的空隙,壮着胆子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只是想仔细看看橱窗里的花。直到伏在他放在一旁的白桌上时,我还悄咪咪地偷觑那个全神贯注地看书的人有没有拒绝的意思,可是当我把视线往上抬时,看见的不是他看着书的迷人模样,而是他笑眯眯的脸。

  我的脸登时就红了,支支吾吾地想要找个借口来解释自己突然靠近的行为。店主没有奇怪或者是责怪我,反而是用那堪比琴键上跳动着的优美的音符的声音问我——


“要来杯果汁吗?误闯仙境的爱丽丝小姐?”


  没有任何退路的我最后还是带着红红的脸朝他点头。在他进去拿果汁和凳子的空隙,我就这样愣愣的站在门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揪着衣角,眼中是因为极度的羞耻而产生的不可控制的温热液体。平常就觉得聒噪的蝉鸣此时更显得招人厌恶。

  我曾经无数次打算要强迫自己迈动步伐大步离开,甚至是以后经过都不停留一瞬像只过街老鼠低头匆匆走过。可是我还是放弃了——橱窗里那些娇艳欲滴的花儿尽力展示它们的的红通通的脸蛋挽留我欣赏它们哪怕短短几秒,路边梧桐树的绿叶变得更加勃勃生机挽留我停留在它的绿荫下,夏日偶尔的凉风更加沁人心脾挽留我停下想法单纯享受它给我的舒适——于是我留下了。

  店主左手拿着椅子,右手拿着一杯看上去十分美味能够让我大饱口福的柠檬冰沙来到我身边,像能够变出什么魔法的疯帽子,将一切梦幻的东西都带到了我的面前。

  “我叫黑羽快斗。”他重新坐回椅子上,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下,饶有兴趣地看着正狼吞虎咽的我,“你呢?是叫爱丽丝吗?”

  “才不是呢。”我停下吃东西的动作,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残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手背越擦越湿。他看着我的动作不禁笑出了声,递给我一张手绢,好像是早就知道我会这样一样。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他给我的手绢,“我叫——”

  夏日的蝉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卖力地叫喊着,聒噪的蝉鸣一瞬间遮盖住了我的声音。我没好气地瞥了眼路边的梧桐树,脚尖够了几下才触碰到地面。我吃力地把杯子推过去,并感谢了他。他问我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我说是啊,妈妈说了外面太热,待太久我会融化的。我可不想融化,我还想跟朋友们去玩呢。

  不知怎地,他听到我这句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妈妈说的不对吗?连那些蝉都忍受不了天气的炎热痛苦地叫出了声,难道我就不会因为太阳太过火辣而融化吗?不不不,我可不想融化,粘粘的一点都不好受。

  我摇摇头,把那些可怕的想法全部丢到大脑外,看见他还在笑,只好嘟起嘴跟他挥了挥手,像那些青春活力的靓丽少女一样跟他说:“再见啦!下次我还会再来的!大哥哥。”说完我就朝着家的方向跑了去,阳光拉长了我的影子,催促我的汗水从毛孔里跑出来,恶意地叫嚣着要流满我的双颊。跑回家的时候,妈妈正好从冰箱里拿出几根冰棍,见我回来问我要不要吃,我摇了摇头,说在转角那家花店已经吃过了。而且还是大哥哥请我的!我自豪地挺起胸膛,像是圆满完成了什么厉害的任务。

  “黑羽先生啊。”妈妈用右手支着下巴,拿冰棍的左手则抵在右手手肘下,略微哀愁地说,“那么彬彬有礼的一个人为什么没有老婆呢?”

  老婆?我疑惑地看着还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的妈妈。老婆是什么?像爸爸妈妈那样?

  “妈妈,老婆是什么?”我使劲拉着她的围裙裙摆。她惊了,赶忙把冰棍放在桌上,用左手扯着自己的围裙的裙摆,惊慌失措地说:“诶呀你这个年纪不应该懂的!放手放手!围裙要掉了!”

  什么叫我不应该懂?明明在学校我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老师都夸我懂得比别人多,我应该更有懂得的权利,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赌气地狠声一哼,大步流星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决定接下来的时间不管妈妈怎么说都不开门,让她尝尝我生气的滋味。

  


  



  

“大哥哥,老婆是什么意思啊?”

  黑羽快斗把口中还未咽下的咖啡猛地喷了出来,他略带惊慌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问我:“你从哪里听来这个词的?”

 “昨天妈妈说大哥哥那么好居然没有一个老婆真是太可惜了,老婆,是什么意思啊?是像爸爸妈妈那样吗?”我拿勺子狠狠搅拌着杯子里的奶昔,“明明老师都夸我那么聪明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啊?”

  黑羽快斗合起那本装帧精美的侦探小说,笑着转过头对我说:“老婆就是一个可以手牵手一直走下去的人。”

  “像阿部和程野那样?他们上幼稚园也是手牵手,一起走的...”

  黑羽快斗愣了一下,带着我看不懂的表情回答:“不是,怎么说呢?像你的爸爸妈妈,一直以来都是互相爱着的,一直都是手牵着手走着漫长的路,然后你就出现了。”

  我装作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其实我还不懂,但是不能暴露我不懂的事实,要不然我的成绩和聪明就会被说是假的。就像上次阿部那句讨厌的质疑我的话。

  “那要走多久呢?”

  “两个人即使不在世界上了也一直在走哦。”

  “不在世界上还能去了哪里?”

  “去了爱丽丝去过的奇妙仙境哟,他们还在一直互相手牵着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把目光方向路边的梧桐树。我不满于他的沉默,便又问:“那大哥哥你有老婆吗?”

  黑羽快斗沉默了一会儿,说:“有啊。”

  “那她是个怎样的人啊?”

  黑羽快斗朝我扬了扬手上的书:“是能看得懂这本书的十分聪明的人。”他重新翻开书,像是在翻着什么陈年旧事,一阵阵的回忆的味道让我不明所以。明明是那么炎热的夏天,为什么我会感到一丝丝的寒冷?仿佛一切声音都在逐渐离我远去的时候,他又说了:“他是我心里边一直想要牵手一直想要一起走下去的人。”

  “那她人呢?”

  “去了爱丽丝去过的仙境,把我留在了这里。”他说着,一股悲伤渐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甚至是缠绕到我身上。我嗫嚅着道歉,那股悲伤瞬间就烟消云散,好像并没有发生一样。之前耳边逐渐减小的蝉鸣一时间又扩大了数倍,听得我的耳朵生疼。

  “不用道歉的。”黑羽快斗说,我似乎看见他在急切地想要诉说某些事情的欲望在膨胀,不禁呆愣地问他能不能继续说下去。他顿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般点点头,“他去那个仙境前有一个盛大的欢送会,欢送会上的人都很伤心,因为他们不想要他抛下他们孤身一人去那个世界。他们纷纷送给他一束束代表思念的白菊花,让他在那个世界依旧要记住他们。”黑羽快斗笑着撒了谎。然而我并不知道他的谎言,还是带着认真的情感听着他为我编织出来的关于某些不可言说之事的童话。

  “那你呢?”我听见他说了他的老婆,他的老婆的友人,唯独没有提到他自己,便有些疑惑,“那你送了什么?”

  

  “我送了一朵路易十四玫瑰。”我并不能区分花与花之间的不同,听他说起一些业界里的名词我是一头雾水,只能通过玫瑰二字大致知道是代表爱情的意思。“说实话,在一堆的白菊里,我的玫瑰最扎眼。”

  “但是啊......”  他的笑容变得无力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仿佛看见橱窗里的花一瞬间都败落了,但是那股萦绕在周身的浓郁的花香告诉我那是错觉,可我还是产生了枯萎的枯枝败叶的错觉。不知道为什么。






  “那朵花是我的心脏。”他说。

  


  

  他把心脏给了另一个人,所以装不下世间万物。

  

  “那你喜欢花吗?”我问。


  “喜欢啊,因为这里的每一朵花都代表他留在这里的存在证明。”


  所以他开了一家花店,成了帅气的花店店主,占据人们的视线。而那个已经去往爱丽丝去过的仙境的人,则在时间的洪流中被吞没。

  


  临走的时候,他送给了我一束被纯白的包装纸包裹着的康乃馨。他和他的店里的花花草草目送着我离开。我捧着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有某种意识要破茧成蝶,但是我最后还是选择了缄口不言。


  不知道第几次站在这家花店的门口。这时是清晨,他还没开店,棕色的卷闸门似乎隔开了两个世界。我第一次认真地观察了一番花店店面,发现无论是招牌还是店门口两侧的展示花盆无一不是那些他说过的路易十四玫瑰。

  夏日清晨的风总归是有些冷,我看着它卷起地上几片掉落的绿叶,风中参杂着花的清香。

  一切昭然若揭。


 

  Fin

  

※路易十四玫瑰——我只钟情你一个。

  白菊花——高尚。【一般用于悼念逝去之人】

评论(2)
热度(54)
©w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