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 Powered by LOFTER

【里希特x海涅】一枝玫瑰

※文笔渣尽量不OOC

※沉迷海涅新咸鱼势力

※补了一半的漫画的摸鱼

※真不知道这组叫什么...咖啡组?


  海涅拿起桌上的咖啡,顿了一下又放了回去。他打开怀表,玻璃面的裂纹让里边的指针看上去像是多了许多,但他还是准确地读出了时间并起身朝房门走去。可他还没走近,门就从外边被人打开了。

  “很准时。”海涅扶了一下自己有些下滑的眼镜,为对方替他剩下走一段路程的主动行为赞许地点头,“那我们出发吧。”

  很显然对方对这一次的旅程十分高兴,他撩了撩自己金色的长发,笑着说:“是海涅迟到了哦,还要我来找你。”面对面前这位尊贵的王子的调侃式的抱怨,海涅很冷静地指向房内右侧墙上的挂钟说:“现在正好是时候哦。”

  里希特愣了一会儿,然后猛地看向海涅所指的方向,那上边的时间告诉他,他的恶作剧又是以完败的结局收尾。他挫败地啧了一声,但还是转身朝那个个子矮矮的导师伸出了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露出足以让那些青春少女尖叫的微笑说道:“好吧,又是你赢了,我们走吧。”

  反常。

  但是又说不上来。海涅蹙眉看着身边与自己同行,笑得满面春风的里希特。惹得那人问怎么了又摇摇头说没什么。

  与里希特的关系的改变曾是海涅所料想不到,或者说是根本没有涉及过想象的。对于他个人来说,自己只是一个教师,仅仅是负责教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需要对他们承担的义务。可就是这个完全可以把他们之间的事情置之度外的角色,却对他们产生了纠缠。特别还是这位所谓“最受欢迎”的里希特。

  料想不到。

  眼前一双修长的手把一杯刚刚磨好的咖啡放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的动作把正在神游的海涅拉回了现实。他把带来的书放在桌上,把所有琐事撇到脑后,专心为明天和后天的课程备课——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海涅看着还在自己桌子边站着的里希特,有些惊讶道:“您这是要偷懒吗?”里希特听见这句话像是看穿了什么般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开去忙活其他的客人的单。

  除了绘画这类让他搞不懂的艺术,他头一次看不清那个自己一直以来都认为是平常孩子的尊贵王子。最后也是长叹一声,陪伴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是长大了——才怪。

  肯定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是上次欢迎宴会上误认的恶作剧今天就要实现还是别的什么?紊乱的思绪又把海涅那原本清楚一切的头脑搞得有点懵。再这样下去今晚只能熬夜做教案,虽然熬不熬夜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但有条件的情况下当然是放松地睡一觉是最好的——更何况他都不知道那几位精力充沛的王子殿下今晚还会不会跑到他的房间里谈天论地。

  海涅暂时把这些未能看清的杂事压在心底,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工作上。事实上他也没有被这些莫名其妙地事情折磨太久——离开不久的里希特又回来了。海涅清楚地看见他的手上拿着一只玻璃花瓶。

  “那是什么?”

  “花。特别赠送。”里希特把花瓶放在海涅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海涅的错觉,他仿佛看见那位尊贵的王子脸上浮起了隐约的红晕。略觉奇怪的海涅把视线重新放回那枝孤零零地待在花瓶里的花。

  海涅又发现自己不曾涉猎过的领域了——他完全没有从这朵花里得到什么信息。里希特看见海涅沉默着眯起了眼睛,有些惊讶却又不敢置信道:“你...不知道?”

  “是的,那是什么花呢?”

  “路易十四的玫瑰,也只是一朵普通的花而已。”


Fin.

热度: 80 评论: 12
评论(12)
热度(80)

/乱七八糟的仓库
/不会开车会打卡
/放飞自我和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