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 Powered by LOFTER

【国教组】

※维克多x海涅

※大人组...?

※文笔渣尽量不OOC

※海涅经历算是捏造自我妄想orz

※结局让我任性一下




  海涅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维也纳繁华的大街上。耳边皆是热闹的喧哗,往来皆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使海涅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四位王子初次来到这条街时,脸上的表情,他都记得很清楚。左手边第三间的书店是布鲁诺王子去过的,接着是视线尽头的杂货店是莱恩哈特王子去过的,连那喷泉池也是很熟悉的,有着他们的痕迹。

  海涅去过很多地方,许多事情在他脑海里纷飞。在他印象中,他几乎踏遍过那个人所领导的整个古兰兹来赫国。他看过午夜间夜空上闪烁的群星,看过丰收季的少年在稻田里奔跑,靠在栅栏上弹着吉他对欢喜的女孩子唱歌,看过大海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的样子,咸腥的海风至今还在他的脑海里游荡,但那个时候,他都是一个人。 

  什么时候与那个天之骄子遇见的也快被自己遗忘。唯一记得的只是那天那个拥有被上天赐予的光彩的人背对着浩瀚的大海对他说了什么。于是从那天开始,看到北极的炫彩极光,看到海豚在船身跳跃嬉戏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了。那句话是什么呢?现在也是回忆不起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走过的地方也有着那个人的足迹,两个人几乎浪遍天涯。或许对于那个人,自己是真心实意地有着不可名状的情感——所以在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时,两人也只是用酒来掩饰尴尬,之后两人就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一样分离。

  自那次之后虽有书信往来却也不算多。海涅变回了独自欣赏冬日里孤树上的雪被阳光温暖融化的一个人。冬日里的阳光仿佛变成了那个现在正在维也纳的王宫里工作的人,仿佛两人并没有分离。

  海涅并没有对自己那不可名状的感觉多加注意,只是在收到那个人的请求他来做教师的信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在奔流的时间里走了很长的路程。

  现在又是如何?

  海涅抬头看向维也纳头顶上的上帝赐予的温暖光芒——此时他是孤身一人,就像他还没做教师之前的那样。说实话,虽然那几位王子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但到底也给予他类似于那个人的温暖。

  他想着不如去看看那个人吧。于是他大步迈向王宫的大门——门前没有那两个当初把他当做小孩的士兵,或许是被调到了其他地方。新来的那两个士兵并没有说出阻止他的话,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份已经为王宫的人所皆知,他也没有多大在意。

  没有用多长的时间,海涅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里边的人应了一声。他轻轻推开门,出乎意料地看见那个人躺在床上,而不是在批改文件。

  “海涅。”古兰兹来赫国的领导者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还好么?”但也依旧是上帝赐予的完美嗓音,击中了海涅的记忆深处那件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海涅愣了一下,第一次是那么舒心地笑起来——


  “是的,我很好哦。”

  

  



  那句话是什么呢?最后即使海涅甘愿纵身跳进湛蓝的大海,也没有想起来。

  

  FIN.

  “陛下?”

  “我梦见了海涅,他说他很好。”

热度: 117 评论: 8
评论(8)
热度(117)

/乱七八糟的仓库
/不会开车会打卡
/放飞自我和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