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基本主角厨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
2017-05-01

【快新】

※部队paro

※军事演习

※题目真的不知道取什么orz

  工藤新一不知道多少次看向那郁郁葱葱,可以完美掩藏的树林上变得狭小的天空——就在刚刚,借着树林掩藏的所谓敌军成功地让护送他的两名同伴倒下,看子弹的相隔时间,可能还只是一个人。仿佛在嘲笑他在这场战争中的无用。同伴摘下军帽泄气地躺倒在地上,那代表失败的白雾渐渐弥漫在他的周身,遮盖了一切——这算什么?让他干脆投降?

  那团白雾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是看着不爽。工藤新一不做多想,借着白雾躲闪着朝那树林奔去。那里的确只有单单一人——一个黑影觉察到了他动作也开始不紧不慢地躲藏起来。这被轻看的滋味又让工藤新一加快了脚程,躲过了期间对方以为出其不意的回马枪。

  不过这路也真是绕。工藤新一随手抹了一把额上密集的汗水,有些焦急地环顾四周青葱的树木,暗自叫坏自己一不小心追没了影——不应该鲁莽地用自己不擅长的体力跟对方周旋的。脑海里不禁响起上级抱怨他做事根本没一个一级军士长的样子还像个愣头青的话。工藤新一无奈地笑了,这下好了,自己可真是不负愣头青的名号,又把敌人送进了黑暗,自己在光明处当靶子,这时那把神枪手的枪不知道在哪儿指着他呢。

  正当工藤新一不想再纠缠下去干脆自杀算了也能得个烈士的名称时,他的脚刚好踢到一个地上鼓鼓的包,他低头去看,刚才那个丢脸的想法顿时消失不见,代替它的是胸有成竹的微笑。

  这一次他可不是愣头青。

  

 

  黑羽快斗看着对面两人的倒下而燃起的浓浓白雾笑而不语,收起了枪。他几乎可以预见那个听说是对方营里最聪明的人一脸愤怒的表情,但随之而来的是极大的失望。他本以为对方有多厉害,还十分期待的跟着来参战了,没想到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空花瓶,正想着要不干脆也对方来一枪葬掉自己的初恋吧如何,就被一个从白雾里闪出的黑影给吓着了。

  不过总归是有着强大的基础撑着,黑羽快斗还是很快调整好状态,也跑了起来。在这期间他还不甘心地回头放了一枪,不过被对方躲过去了。这虽然有损自己神枪手的名号,但是——黑羽快斗第一次有了好战的心情——这样的状态也不错啊。

  两个人在树林周旋了一番以后,黑羽快斗借着自己的好体力爬上了一棵还算粗壮的树的枝干。看着下面的工藤新一追丢自己而停下脚步不知道是烦躁还是自责的样子而扬起嘴角,这会儿他倒没忘记自己的职责——让工藤新一带着他的名声倒在白雾里。正当他举起枪准备一击必杀时,工藤新一所站着的位置却突然冒出了一大团的白雾,短时间内完全遮住了他的视线。黑羽快斗暗叫不妙,下意识地探头去望,随后便被从身后伸出的一双手勒住了脖子,手上的枪也被身后的人一招打掉。

  “游戏结束。”他听见身后的人用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他非但没有丝毫泄气,反而是十分热情地朝那个人笑道:“是的,我被你俘获了。”工藤新一被他这般热情的言语给吓着了,而后脸顿时就变得像军区大院里的那颗石榴树上的花儿一样红火——他长那么大都是在军区里生活,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老实人。肉麻的话顶多也就是在小说里看看,真正听见有人用暧昧的肉麻话对自己说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装作冷静地把黑羽快斗从树上给推下了去。

  是黑羽快斗意料之中的无情动作——他也是要借此逃跑的——以他的能力只要跑了这遭之后就可以扳回来。但是即使他努力地调整身形以达到完美落地,却还是摔了个底朝天。他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朝还在树上的工藤新一得意一笑,打算扭头开跑。

  但就在黑羽快斗那笑容在脸上绽开的瞬间,一发空包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他身上的激光探测装置,他无奈地看着那些逐渐弥漫周身的滚滚白烟,一时间想不到任何语言形容自己内心的憋屈。他深吸一口气,快速平息好自己的心情,就见工藤新一刚好从树上下来,笑着赶上去问:“我叫黑羽快斗,你叫什么名字啊?”虽然对方的名字是早就知道的,但是为了走个礼貌的形式他还是问了。不过工藤新一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径直拿起了地上已经属于他的战利品,想扬长而去却被黑羽快斗堵住了路。看着对方执着的样子,工藤新一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叫工藤新一。”

  “现在我是你的俘虏了,你应...”还没等黑羽快斗说完,工藤新一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不,你已经死了。”然后拿起枪利落地绕过了黑羽快斗,走了几步又回头指了指他的脸:“以后对战麻烦掩盖一下你的脸,你是想要在战场上头一个死吗?干净得像块靶子似的。”

  黑羽快斗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本来就不想掩盖自己的帅气的想法现在看来十分愚蠢。等他回过神来,这个树林就变成了只有他一个人,连白雾都消失不见。
  
  黑羽快斗走到之前工藤新一消失的地方,那儿躺着几块鼓鼓的激光探测装置,怕是不知哪个俘虏随手丢下的,倒给了工藤新一一个好机会。

  这运气好也是一种本事啊,要不要回去的时候去搞个风水呢?黑羽快斗挠了挠头。

  已经在这次战斗里‘死亡’的黑羽快斗也没有什么去处——主要是离这里最近的都是敌方的阵营。自己这个令敌方怨恨的找茬部队的队员即使死乞白赖地待在那里也不见得会和工藤新一遇见,甚至可能会遭到一番冷嘲热讽——他当初就不应该信誓旦旦地与队友说那句‘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的话。保不准回去后会不会被笑说神枪手也有栽跟头的一天。虽然那些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最舒心的还是现在乖乖在原地等待后勤的‘收尸队’,之后的事情一概不想。

  黑羽快斗解下已经被尘土占领大部分地盘的迷彩服——虽然衣服本身的颜色看上去就不太干净——铺在地上,当一块还算合格的野炊布。他席地而坐,一会儿又直接躺了下来。没有前几个小时一直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枪声和烟雾滋滋弥漫的嘈杂声,只有不知疲倦的蝉鸣,平日里觉着聒噪的声音此刻却像是一曲悠长的乐曲。树影婆娑,那些蝉鸣在他耳边渐渐变成前几周他正在擦枪时所听见的关于工藤新一的议论声——那是他第一次对某个人感兴趣。但是还没等他往记忆深处挖掘好消磨一下无聊的时光,车子发动机的巨大响声由远及近,往他这边靠拢。

  黑羽快斗不得不放弃自己不算美好的私人空间,起身回头去看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视力极佳的他意外地看见了自己人。服部平次把车开到黑羽快斗身边,示意他上来,攥着方向盘的手不放:“快点啊,我还要去收尸呢。”

  “你怎么不来参战了?”

  “麻烦。”服部平次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说:“怎么?是谁收的你啊?”

  “还能有谁啊。”黑羽快斗上了副驾驶座,往后看了眼,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清一色的垂头丧气的敌军,笑了一下又把视线放回车窗外,欣赏没什么好看的丛林。

  “让你不涂迷彩,当靶子了吧?”

  “嗯。”黑羽快斗异常冷静的认错显然让服部平次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眼还在看风景但心思完全不在风景上的人:“你是黑羽快斗吗?”黑羽快斗沉默了一会儿,反而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羞怯地对他说——

 “我恋爱了。”

FIN.

评论(4)
热度(39)
©w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