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基本主角厨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
2017-04-23

【快新】一次联谊会喝多了以后

※段考前最后一次摸鱼

※大学生paro

※欢脱向

※大概套路

※短短短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喝得太多。

  这是工藤新一被头痛从梦中拉起的深刻反省。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良久,还是翻了个身朝下铺叫了几声——没有人应。

  他认命地忍着头痛爬下了楼梯,环顾了一下宿舍——只有自己的下铺还在,其他人大概都因为有课所以忍着酒后的头痛去了课堂。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时候去吃早餐已经不可能了,最多就只能用电饭锅煮一下鸡蛋粥或者面条。

  工藤新一摇摇晃晃地走到黑羽快斗床边,使劲地晃了一下他:“起床了!”然而他的动作并不能打碎正在熟睡的人的梦境,现在这会儿可能在梦见和美女聊天?真是令人不爽。

  工藤新一的眼珠转了转,带着恶作剧意味的笑容凑近了黑羽快斗的耳朵轻声说:“今天全部的配菜都是清蒸鱼。”

  事实证明黑羽快斗真的对鱼有着莫名强烈的恐惧——他几乎是蹦着从床上起来,像是梦见了什么青面獠牙的鬼怪。在看到工藤新一后又像是看见救命稻草般抓住他的手臂语无伦次地说:“新一,新一你听我说,刚才我正在和美女说话...”

  “闭嘴。”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突然都变成了清蒸鱼!”

  “闭嘴。”工藤新一一把掀开黑羽快斗的被子,“起来煮面条当早餐。”

  “为什么不是你?”黑羽快斗虽是这么说,但还是下了床去找藏起来的电饭煲。工藤新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点不耐烦地把自己最不愿说出来的事实再说一遍:“如果你想要我把全宿舍的命根拱手让给宿舍管理员的话。”——其实跟煮坏东西冒出烧焦的味道引来管理员大妈是一个意思。黑羽快斗想起之前差点就要被大妈发现,然后谎称是电脑烧板的情景,不由得笑出了声。

  自那个时候开始,工藤新一就被同舍舍友阻止履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一神圣的号召,理由还很扯地说什么他是全宿舍的作业大佬,只需动脑。当然这一类的粗活要我们这些脑子即使开挂都不一定上总评分A的咸鱼来解决了。

  工藤新一草草洗漱了事后照例打开电脑先刷一盘游戏,可是刚打开电脑时那个开机音好像是解除了什么封印一样让他的脑子又开始发胀。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节奏感极强的音乐——那是在昨晚联谊会上不断播放的重金属。

  当他甩甩脑袋想要把昨晚的疯狂撇到脑后去时,一句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又在重金属音乐里断断续续地出现——“你们...吧”——听得有点不太真切的原因其一是那时候他已经烂醉如泥,对于周边的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状态,与他一齐的还有在一旁借酒抱怨导师的黑羽快斗。

  那晚灯红酒绿的氛围让他感觉飘飘然,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做了什么吗?一展歌喉之类可以令他羞耻而死的事?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就让工藤新一原本不算清楚的头脑变得更加混乱——这可是关系到自身形象的大事啊!自己想不清楚还是去问一下在场的人?比如黑羽快斗:“昨晚我有做什么吗?”黑羽快斗正抱着电饭煲找插头,听见这句话疑惑地回头:“没有吧?昨晚我喝得太多不太记得了。怎么了?”

  工藤新一带着侥幸的心理随便敷衍了几句便又打开网上聊天通讯——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的突然——宿舍群里的几个人刷的信息接连不断,都是关于昨晚的联谊会的,都是关于他和黑羽快斗的。

  此时脑海里那句捉摸不清的话语突然变得清晰——“要不你和黑羽亲一个吧。”工藤新一一时间不知道以什么表情面对还一无所知地煮着面条的黑羽快斗,只得磕磕绊绊地对他说可能最近有点不太妙的言论,请他不要在意之类的话。黑羽快斗的表情他都没来得及看清就又转回去装作很专心打游戏的样子,实际上是看着消息——很庆幸,昨晚联谊上发生的事情都是被保密的,没有丝毫扩散的样子。如果工藤新一此时返回过去看黑羽快斗的话,还能看见黑羽快斗露馅的样子——但也是如果。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喝得太多。

  工藤新一真真是感受到了。

Fin.

“多谢。”

“不谢,都是哥们嘛。”

  

  

评论(10)
热度(85)
©w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