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基本主角厨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
2017-05-29

【快新】猫与魔法师

※美女与野兽paro(...?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我眼瞎如果有虫请捉




  黑羽快斗从斧炉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原本应乖乖待在门前台阶上舔毛的黑猫不见了踪影。酒吧里出来送他的酒保见他皱起眉头,便有些疑惑,再看看空无一物的台阶,那只活蹦乱跳的黑猫形象便顺其自然地出现在了脑海当中。酒保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说:“那只猫可能是闻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跑出去了呢,发现主人不见了会回来的吧?再等等吧。”然而黑羽快斗摇摇头,婉言谢绝了酒保的好意,转身便熟稔地朝路口走去。

  那只猫的失踪也不是第一次,要么自己走,要么被人拐。每一次必须得扯上什么大事全身才得劲似的,害得他还要跟着遭罪。不过为了自己输下的约定,怎么着都得完成啊。一想到这些,黑羽快斗不禁加快了脚步,朝路口的预言店走去,期待这次不要再扯上什么大事。

  “啊呀,这不是黑羽先生嘛。”刚走没几步,一道沙哑的女声像是摔在地上支离破碎的玻璃扎痛了黑羽快斗行走的脚步,使得他停下来回头去看那位穿着光鲜亮丽的金发矮胖贵妇人。

  “韦尔拉夫人......”黑羽快斗无奈地展露微笑并希望这一次的对话不会像上次那样从晌午拖到日薄西山也没结束——这样的期望甚至比那只猫不要捅娄子的期望还要高。然而韦尔拉夫人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他那的愿望,仍旧对上次的对话意犹未尽,但是她并没有深入太多。她寒暄了几句便面带羞怯地小声请求他帮一个小到连沙子也能相提并论的小忙——她是连比较的手势都极为认真地做了出来。

  可是当黑羽快斗问及是什么的时候,韦尔拉夫人又开始犹犹豫豫,羞于启齿——仿佛她从未对他找寻过求助,第一次略显羞涩般。韦尔拉夫人沉默了一会儿,用她那不知从哪国进口来的新的象牙扇轻掩口鼻,含羞带怯地说:“我亲爱的贝莉带了一只蓝眼睛的小猫咪回来,可是给他老鼠或者鱼都不吃...我就在想如果遇见了您...”之后便是韦尔拉夫人一如既往的客套话,冗长且麻烦,如若把这些全都忽略不计的话,韦尔拉夫人所寻求的帮助也仅仅是让她家新来的小客人享受美味罢了。

  但是这位小客人与一般猫的迥然不同让黑羽快斗暂时搁置了要去街口找预言魔女的打算,转而决定去韦尔拉夫人那里看看那只聪明过头的猫被逼着吃老鼠的惨状。

  “猫咪,吃一口嘛,你已经一天头没有吃东西了......”

  黑羽快斗随着韦尔拉夫人来到她家的庭院,远远就看见一位身着粉色大蓬裙的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左手紧紧搂着一只毛色纯黑的猫,右手拿着一只盘子,往黑猫嘴里送。那只被搂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黑猫抖了抖爪子,似是在犹豫要不要再女孩白皙的皮肤上留下几道不太美观的爪印。黑猫叹了一声,还是收起了爪子把软软的掌心小心翼翼地搭在女孩子的手臂上,颇有些无奈地低下头,对女孩的劝诱无动于衷。

  真是可怜。虽然黑羽快斗乐于见到那只平日里活蹦乱跳过头的猫吃点苦头消停会儿,但也没有无情到见死不救的地步。他故意大声地清了清嗓子,好让远处对于喂食乐此不疲的人注意到已经有人来了。

  女孩怀里的黑猫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尽自己的全力扭头看向黑羽快斗的方向,但有点短的后腿根本碰不到女孩的大腿,想要逃跑也只能是在半空中不断扑腾。挫败感一阵一阵地在心里蔓延开来的感觉让黑猫并不好受。幸好女孩注意到了它的扑腾,有些慌张地把猫放回桌子上,还没来得及反应,黑猫后腿一蹬,就从桌子跳到了茵茵草地上,朝后花园的出口一溜烟跑了去。

  “啊!猫咪!”回过神来的女孩急忙转头扒着椅背追着黑猫的背影看去,前倾的身子连带着椅子重心不稳,一齐摔在草地上。所有人不禁屏住呼吸,关注女孩的反应。女孩愣了一会儿,两只熠熠生辉的碧色眸子此刻倏地溢满了泪水,可她咬紧了下唇似乎并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场面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直到女孩的几颗不争气的泪珠顺着脸庞滑落的那一瞬间,像是开启了水闸一样,哭声突然迸发出来。身旁的仆人慌忙蹲下抚慰少女,黑羽快斗身旁的韦尔拉夫人也提着裙子跑去加入安慰的队伍。

  黑羽快斗瞥了眼跑到一半,犹豫地回头张望却仍伫立在原地的黑猫,状似不经意地说:“啊,真是一位可怜的少女呢。”

  黑猫听见这话,毛茸茸的双耳稍稍耷了下来,然后微垂着脑袋无奈地跑回少女身旁,轻轻叫了几声。少女擦拭着眼泪的动作一顿,扬起微笑看向黑猫,一把抱起它狠狠地蹭了蹭,完全不在乎一旁仆人的劝阻。那些未干的泪痕着实让黑猫打了个寒颤,但也仅仅是这样,并没有跑开的意思。

  “哦,黑羽先生,”韦尔拉夫人起身朝黑羽快斗的方向稍稍弯下腰,“真是抱歉让您见丑了,今日请在敝府休息吧。”

  黑羽快斗看了眼远处仍仅仅黏在一起的一人一猫,无奈地叹了口气,复又笑着对韦尔拉夫人说道:“那就打扰了。”





  若现在让工藤新一说出自己最讨厌的东西,他一定抛弃那些令他憎恶的葡萄干,毫不犹豫地说——逗猫棒。

自从他不知以何原因惹怒了那位传说中无恶不作的红发魔女——好吧,或许就是因为她无恶不作——从高高在上的尊贵王子变成了繁华大街上随处可见抑或是那些王公贵族怀里的弱小宠物,这几乎要让他羞愧而死,但好在魔女消除了所有识得他的人的记忆。可是她却不按以往童话故事里留下什么“只有你学会爱人并得到爱”或者“只有你学会爱人”之类关于解除诅咒和关系他以后的终身大事的提示,反而是仰天大笑三声便潇洒离去。

  工藤王子从此变成了一只猫。

  他本以为自己要与那些未被魔女变成其他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的仆人在与世隔绝的城堡里孤独终老时,黑羽快斗就拿着逗猫棒,背着行囊出现在了城堡外围。工藤新一仍旧记得当时老管家老泪纵横地跟他说解除诅咒的公主出现时的场景,那时他还高兴了一番,让他抱着一股激动与即将要恋爱的期待去迎接,结果看见的不是美若天仙的公主而是一个与曾经的自己的外貌十分相似的奇装异服的青年。

  “啊,你就是工藤新一吧?”青年蹲下身,朝他伸出左手,“我是黑羽快斗,是一名魔法师。”那时,工藤新一不知道是听岔了对方的名号还是误把对方归成与红发魔女一类的,总之是猛地咬上了对方伸出来的手。

  黑羽快斗并没有像那些遇到可怕事物的公主厉声尖叫——或者说即使叫了也上不了女孩子们几乎要冲上云霄的高度——他晃了晃右手的逗猫棒,成功引起了死咬着不松口的黑猫的注意。迫于本性的趋势,黑猫伸长了毛茸茸的前肢去够那根逗猫棒,原本耷在身后的长尾巴也不住地一摇一摆。

  “果然是猫吧。”

  工藤新一倏地收回了手,说:“我只是受到了诅咒。”

  黑羽快斗敷衍地点点头,显然这个动作让王子大人感到了挫败,全身的毛似乎都要炸了起来,这时魔法师才慢悠悠地开口:“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否则他们俩也不会站在韦尔拉夫人的待客厅里。

  “说吧,又是逗猫棒?”黑羽快斗拎起黑猫的后颈抱进怀里——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待客厅,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早就被下午茶吸引去,临走前要郑重其事地跟他说千万不要把鱼和老鼠硬塞给黑猫之类他早就知道的事。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工藤新一还是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该不会逗猫棒也是一个诅咒吧?”

  “只是猫的的本能罢了,别多想了。”

  “嗯——”黑羽快斗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在工藤新一不爽的视线里转头望向了刚才走来的走廊,“那现在要怎么办?”

  “我刚才在这里见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今晚不管怎样都要留下来。”

  “真任性啊。”

  “闭嘴。”工藤新一从黑羽快斗的怀里跳到地面上,刚走没几步就被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小女孩一把抱住,举过头顶转圈圈。

  当被转得眩晕的工藤新一隐约听见一旁的黑羽快斗幸灾乐祸的偷笑声时,暗暗地在不止一项却是“最讨厌的东西”的一栏里恶狠狠地添上了一个“黑羽快斗”。



===

“那为什么你吃不了鱼?”

“你给我吃一条没煮过的鱼试试。”

“诶,都是猫嘛——”

评论(4)
热度(38)
©w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