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 Powered by LOFTER

【降新】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完】

※文笔渣尽量不OOC

※路人主角【我爱路人视角






——“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




  森水觉得自己在碰巧撞见那件事之前还是一个正直的人。

  今早森水被自己和美男幸福生活的美梦给缠住以致醒来时已经濒临迟到,为了自己宝贵的全勤奖金,她匆匆忙忙地就从家里出来了,坐地铁时还一脸困顿。

  好不容易卡着时间报到,全勤奖终于保住,森水决定要去茶水间喝杯白开水压压惊。

  茶水间是邻近上司降谷零的办公室的,所以属于警察厅的小女孩之流的森水打了水后不免好奇想要去最帅榜首的门前晃晃,或许会得到什么奇妙的偶遇呢?

  这不去不打紧,可是她去了,就撞见了给她人生以来最大的打击也是改变她的事。

  她看见上司降谷零把工藤新一压在墙根,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工藤君的脸很红,此情此景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森水先是愣了好半晌,才恍如在梦中般默默往后退,不打扰那两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

  ——原来降谷零先生和工藤君是一对的吗?!

  诶等会儿,其实想想好像挺般配的?不对我在想什么!森水猛地拍拍自己的脸让大脑放飞的思想回来,清醒了一会儿却发现旁人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只好随便糊弄过去。

  森水摇摇晃晃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时,听见一旁的奈奈子趁着短暂的休息间隙偷偷摸摸地和她说:“你觉不觉得,那两个人有问题?”

  “你说谁?”森水下意识以为是之前互相看对眼还不敢告诉对方的诚太郎和良子,虽然后来还是想到了刚才撞见的那两位,但心里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或许是误会呢?再者说诚太郎和良子比较有八卦——全警察厅都知道他俩看对眼了,可偏偏他俩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外人也不好插进去,只得旁敲侧击地去提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奈奈子应该想说这个。 森水暗暗抚慰自己。

  “降谷零先生和工藤君啊!”

  “啊?!”

  “你不觉得吗?”奈奈子兴奋地抓住森水的手,两眼发光像是找到了什么稀世珍宝,“每次出任务,大多数是两人搭档,不是搭档的任务,降谷零先生总要派人去跟着,再者就是亲自上阵!没任务的时候就是出入成双!上次我还看见他们在格拉咖啡厅呢!”

  “格拉...咖啡厅...?”

  “就是那个真爱即是正义的格拉咖啡厅!”

  真爱即是正义。森水简直是想都没想,那个含义就出现在了脑海,上蹦下蹿,好像在跟她说对啦就是这样啊别想了他们就是一对的。

  “还有上次亚美去送文件时敲门,听见里边一阵兵荒马乱,进去时两人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带了点红晕,亚美报告完出门就恍然大悟,然后跟我说了!”

  森水觉得自己要消化一下,她捂着额头朝奈奈子摆摆手示意她停下来,奈奈子看她这样有点担心:“森水?没事吧?”

  “没事...我需要消化一下巨大的信息量。”

  “那我跟你说最后一件事哦。”

  森水顿了一下,疑惑地看向突然变得神秘起来的奈奈子,呆呆地点点头。

  “等会儿你注意一下降谷零先生和工藤君的这里。”奈奈子指向自己的无名指的区域。森水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好。

  迷迷糊糊地应了,森水本来只是想敷衍敷衍就过去,可是后来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一个劲地往那两人的奈奈子所指的区域看去——答案呼之欲出,让她的心砰砰直跳。

  她最后还是成了向别人悄咪咪地说“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的一员。






  “诚太郎?”森水的呼唤把早已大脑当机的我拉回现实,我咽了口口水,不敢置信地低声喃喃,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反正最后我是迷迷糊糊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森水所述说的事情包含了太大的信息量,打得我措手不及。不仅是因为知道良子也喜欢我的事,还有是那两人是一对的事。

  “怎么...可能呢?”

  之后我接连找了几个好友支支吾吾地问了同性恋的好友该不该支持的事,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只要是真爱,都支持。

  我感觉这一天我都处在梦之中,我甚至还掐了掐自己的脸,疼痛告诉我这不是梦,是真的,你必须要去面对。

  我决定去问他。

  “诶?”

  降谷零对我的到来有些惊讶,大概是因为我一般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他。他觉得是有任务了,所以摆了张冷脸严肃地问我,我说不是。

  这时候我内心的小九九早就烟消云散,之前排列好的语句现在一个都说不出。我又想起好友们对我的疑问的回答,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还是不问了。可是我已经进来了,也不好什么都不说就退出去,只好找了个由头说请去西餐厅吃饭,降谷零愣了一下,说倒是可以,然后问我能不能带人去。我当知道这个‘人’是谁,最后还是带着祝福的微笑点点头,降谷零看见我这个诡异的微笑有点懵。我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退了出去。

  我刚从降谷零的办公室出来,转头就看见了良子一张骤然放大的脸,吓得我往后退了几步。良子捂嘴笑了,说:“发什么呆呢?”我瞥了眼她手上的文件——她是去做报告的。

  此时森水抖露出来的秘密在我脑海里转个不停,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邀请她邀请她,只要张开口说出那句话。

  “我可以邀请你和我晚上去用餐吗?”

  说出来了!心中的激动在一瞬间内压过恐惧,但在后来又被恐惧支配。我害怕良子并不像森水说的那样喜欢我。

  良子愣了一下,然后磕磕绊绊地应下我,然后像逃似的进了降谷零的办公室。

  我可以确信我看见了她脸上突然上来的红晕。搞得我也开始脸红起来。

  当天晚上,我去接良子的时候,看见她像是要参加什么重大宴会般穿得隆重,当然也很美。可能是我通红的脸吓到了她,她揪着衣角说:“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我梗着脖子点头又摇头,支吾着用自己单薄的语言称赞她的美。

  良子看着我这蠢样,颇为好笑地朝我伸手:“愿意为我保驾护航吗?先生?”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紊乱的思绪,暗自赞叹今天真是我一生中的大幸,面上也同她笑着,稳稳接住她伸出的手:“乐意之极。”

  



  我们刚到那儿时,降谷零已经来了。如我所料地携了工藤一起。我和良子向降谷零问好,一旁的工藤直直盯着我与良子紧握到现在的手,笑着说:“你们在一起了?恭喜。”

  良子呆愣了一会儿,而后看向我和她从未放开的手,原本微红的脸瞬间红成一片,像个可口的苹果。我胸有成竹地笑了,揽过她的肩膀,像是说给工藤听,也像是向良子表白我自己:“是啊,我喜欢她,十分十分地喜欢。”

  一切都像是丘比特大发慈悲帮我射了爱的箭头,让我看见之前遥遥无期的追求现在触手可及。

  “恭喜恭喜。”降谷零笑着拍拍手,“你们之前别扭得全警察厅都为你们着急呢。”这句话把我打回原形,我红着脸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良子掐了一下我的手,表示自己的存在。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气氛升温,我俩似乎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最美的自己,答案已经不用明说。

  “咳咳,请给我来一杯麦卡伦。”

  工藤新一用勺子轻敲杯沿唤来不远处的服务生。我和良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得像惊弓之鸟般惊醒,脸上仍有未消的红晕。

  降谷零听见这话,转头朝那被称作名侦探的年青严肃地警告:“小孩子不能喝酒。”

  工藤新一顿了一下,似乎把什么欲脱口而出的话语给吞回了肚子,然后挂上带有恶作剧意味的灿烂笑容,左手撑着脑袋看了回去,一字一顿地说:“那波本可以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听见工藤特意加重了“波本”二字,心想波本不也是威士忌吗?可是降谷零却像是回答暗号似的微笑回答:“这倒是可以。”

  这时我突然想起森水跟我说过的话,视线不受控制地瞥向那两人的无名指。接着我与良子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同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Fin.


热度: 75 评论: 9
评论(9)
热度(75)

/乱七八糟的仓库
/不会开车会打卡
/放飞自我和自我